加載中 ...
首頁 > 財經 > 資訊 > 正文

民歌奇葩——昭通地名謠

中國財經界·www.uwiooya.cn 2019-11-29 09:02:25本文提供方:ztnews原文來源:

◆ 馬仲全 地名是人們在社會活動中,借以識別地球和宇宙間各種自然地理實體不同位置、范圍、形狀和特征而共同的約定的名稱。地名包含著歷史的演變和發展,是社會交往中不可缺

◆ 馬仲全

地名是人們在社會活動中,借以識別地球和宇宙間各種自然地理實體不同位置、范圍、形狀和特征而共同的約定的名稱。地名包含著歷史的演變和發展,是社會交往中不可缺少的工具。著名歷史地理學家譚其驤指出:“地名是各個歷史時代人類活動的產物,它記錄了人類探索世界的自我輝煌;記錄了戰爭、疾病、浩劫與磨難;記錄了民族的變遷與融合;記錄了自然環境的變化,有著豐富的歷史、地理、語言、經濟、民族、社會等內涵,是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,是人類歷史的活化石。”

古今中外對于地名的產生及演變,一般都有兩種情況,一是根據地形地貌特征,人們視其形狀而將那一區域命名什么。例如,昭通市的大關縣便是以地形得名,意思是關口、關隘、關卡、官寨重疊,“嵯峨虎豹當大關,蒼崖壁立登天難,要經五尺道,必闖數道關。”正是這眾多的關口、險峻的關隘,構成了而今這1692平方公里的“大關”。另一種情況是,一個地方出現了突出人物、突出事件或特殊物產,人們便借此代指地名,讓其青史留名、流芳百世。例如,山西省左權縣、吉林省靖宇縣、黑龍江省尚志市分別是以抗日將領左權、楊靖宇、趙尚志烈士之名命名的;湖南省鳳凰縣是以人們心目中的鳳凰命名的,四川省都江堰市則是以偉大的水利建筑都江堰命名的。

由于地名的重要性,決定了它與人們日常生活的密切關系。在我國豐富多彩的民間歌謠中,有相當一部分內容便涉及到地名,昭通就有不少栩栩如生的地名歌謠。1949年前,昭通的窮苦百姓為了養家糊口,往往人背馬馱上昆明、下四川,辛辛苦苦掙錢。在通往巴蜀敘府(今四川省宜賓市)的漫長山路上,一隊隊趕馬人及一群群背夫們為了驅散漫漫長路上的枯燥氣氛,你一言、我一語地將“五尺道”上的大小地名串連起來,編成了一首妙趣橫生的地名詩(謠)互相傳唱。

昭通經大關至鹽津豆沙關一段的地名歌謠唱道:

一出昭通大天晴,人背馬馱趕路程。

披身大汗順壩走,閘上龍洞水沁人。

鉆溝梁子生得旺,只見埡口霧沉沉。

五馬海來油榨房,大花樹店不成竹。

稀泥爛窖拐彎大,巖洞趕場婆娘王。

頭寨落雨二寨晴,三寨四寨老彝人。

盤河邊上頂風趕,五寨姑娘會迎客。

苦蕎粑粑打飽嗝,毛雨稀稀羅漢林。

溜溜滑滑出水洞,沙壩楊柳李子坪。

柵子門前打一杵,抬頭望見大關城。

進南門,出北門,烏鴉橋上鬧沉沉。

要扎大營雄魁垴,鷂子翻身馬桑坪。

鐵索橋頭黃葛溪,街心高來兩頭低。

中間賣燒酒, 兩頭賣撮箕。

四方石,蓮花臺,觀音坐在手扒巖。

四方石來好豆花,手扒巖上敬菩薩。

綠井麻柳上大灣,抬頭望見石門關。

鐵線溪連甘海子,青松樹上把馬拴。

大關垴,好妖嬈,人呼馬叫過仙橋。

半邊晴,店子稀,要吃涼水小關溪。

稀里嘩啦三大炮,庾梯云坐石格鬧。

大梨樹,小梨樹,彎彎拐拐吉利鋪。

吉利鋪,店子寬,要散談子爛田灣。

美女出在黃荊壩,老龍抬頭回龍溪。

黃葛樹,黃葛丫,黃葛樹下陶兒家。

彝人過河奔土坎,孔明丟下馬蹄石。

吊樓子,不叫人,謀夫奪妻老母城。

扯爛犁頭小滑田,沙壩粑粑要現錢。

豆沙關巖子高萬丈,僰兒子埋在懸崖上。

這首民謠敘述的是當年馬幫從昭通城出發,前往四川宜賓運送貨物,在昭通——大關——豆沙關這段路上必須經過一個個地點,隨便一數,便有50多個。同時,還把各處的風土人情、歷史事件信手拈來,巧妙地融入歌謠之中,不僅反映了舊社會窮苦百姓的艱苦生活,還把地名與落后的交通關系描繪得淋漓盡致。

滇東北大峽谷中有一條在中國歷史上占據著重要地位的道路,那就是聞名遐邇的南方古絲綢之路的一部分——五尺道。當年的五尺道在大關縣境內沿滇東北大峽谷而行,貫穿了大半個縣境,所經之地恰是滇東北腹心,地勢險要,沿途有大關垴、云臺山、老鷹巖、柵子門(靈官巖)等極險之處。“大關”二字始于清雍正六年(1728年),《朱批諭旨》第五十六卷載:“豆沙關、大關、伐烏關(今彝良縣鐘鳴鄉境內),三關均屬天險,懸崖峭壁,箐大林深,失之雖易,得之甚難。”“截斷牛欄江則與東川阻隔,截斷伐烏關則與鎮雄阻隔,截斷豆沙關則與川境阻隔,截斷大關則凡屬烏蒙聯絡三省之界俱為阻隔。”可見大關乃為滇東北咽喉之要沖,險要形勢即使石門關亦難比之。五尺道從鹽津縣豆沙關進入大關縣吉利鎮馬蹄石,沿關河北岸半山之上而行,經吉利鋪、石格鬧、小關溪至高橋河口接近河面,過河口后,因云臺山異常險陡,無法行路,五尺道乃從關河西側大關垴75度陡坡向上攀行,拐過48個“之”字形回頭彎直上崖頂,猶如云梯。今人多以為豆沙關為五尺道最險處,但實際上大關垴遠比豆沙關險要得多,行人和馬過此十分吃力,常有滾崖摔死之事,此處為“五尺道第一天險”當之無愧。五尺道從大關垴崖頂旁西岸半山而行,經鐵線溪過大灣子后逐漸降低,再經麻柳灣、四方石,從黃葛溪跨越關河,自馬桑坪上雄魁垴,過烏鴉橋,穿大關廳、柵子門,沿石灰窯、李子坪、楊柳樹向南,從玉碗鎮下沙壩附近出水洞出大關縣境,通往昭陽區盤河鎮。

在大關境內的五尺道上,歷史上曾發生過許多重大事件,其中影響較大的是:雍正八年(1731年)懷遠將軍劉崑為改土歸流奉命進剿烏蒙,夜破關口柵子門,留下了著名的“靈官巖石刻”(“懷遠將軍劉公諱崑,于雍正五年正月十六日夜破此關,大關別駕劉正寶”),此帶民眾中還有“夜破此關羊子陣,打開滮水巖”的傳說;雍正年間(1725~1735年)四川江道人修通百姓傳頌的“江道人古道”。清雍正年間,四川道人唐明榮(法名江海移,人稱江道人)云游此地,因山高路險、崎嶇難行,發誓修改關津通路。此前,云臺山北面僅有一條從山腳繞數十彎拐直達山頂的“五尺道”,人馬通行十分困難,而山頂大關垴時有店主對過往行人及馬匹高價收取過路錢。江對此頗為不平,遂四處籌集資金,并發動地方大號富商捐獻功德,從云臺山腳陰河洞繞拐,經常家巖到雞冠石開石鑿巖,改道筑路。修筑中,其徒弟張志清不幸被巖石砸死。歷數年辛苦,改道成功,新路比大關垴48拐縮短了5里路程,且較平坦。隨后,江道人又在此道山間修建寺廟、客房,供過往客商食宿。自此,馱馬、商人絡繹不絕,客店日益興旺;發生于咸豐九年(1860年)威震西南的“李藍農民大起義”,確定由滇入川,由川北上,會師太平軍,推翻清王朝的戰略目標,他們即從麻柳灣翻越云臺山江道人古道,闖石門關(今豆沙關)天險,奪鹽井渡關卡,破落雁險關,長驅400余里,直取云南臨川之鎮牛皮寨;光緒二十二年(公元1896年)江川商董彭耀宗于黃葛溪關河上修建永安鐵索橋。因當時大關無鍛造條件,彭派其侄俊卿遠赴貴州鍛造后運回大關黃葛裝修。每根鐵棒直徑10厘米,長1米多,兩頭尖中間粗,將兩端燒軟后彎成環狀,環環相扣,結成鎖鏈,故稱“鐵鎖橋”而非“鐵索橋”。巨大鎖鏈共10把,6根平行于橋面下,4根粗節鏈分穿左右兩側承受橋身并兼做護欄。橋長40米,寬2.5米,其結構獨特,滇川境內屈指可數;民國6年(1917年)7月31日晨,黃荊壩發生6.7級地震,縱橫百余里,導致吉利鋪、回龍溪兩山合并,大關河水倒流10余里,橋梁扭翻,全縣死亡千余人。當時,正值護法滇軍第十三團陳維庚部2個連官兵100余名經此被山崩覆壓殉難。

今天,大關縣境內吉利鋪、大關垴、云臺山、馬桑坪等處尚留有較為完整的五尺道遺跡,道寬三、五尺不等,均為不規則青石打鑿或鋪砌,至今村民仍行走此路,其他地方的殘段則多掩于荒草田土之中。現存的五尺道經長年人踩馬踏,許多地方呈現踏滑痕跡,堅硬的石條上還留有馬蹄踏出的一個個蹄窠。雨后,蹄窠內一洼清水,映出了藍天白云,仿佛也映出了昔日商旅往來、馬蹄不斷,一路猿啼鳥鳴、蹄聲陣陣的繁忙景象。

光陰荏苒,日月如梭。當年彎彎曲曲險象環生的古道,先后被寬敞平坦的“213”國道、麻昭高速公路所替代。如果沒有上述地名民謠的流傳,人們怎會知道祖輩們當年的千辛萬苦,從而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!

本文來源:責任編輯:ztnews

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如若轉載,請 戳這里 聯系我們!

本網站轉載信息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投資有風險,入市須謹慎!

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重庆时时2期全天计划